杀非·广场鸟

晴明sama一家基因真好,prprprpr大舅盛世美颜 

三千繁华:

凛凛狐火

藏策新肉

关起门吃肉: http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3955275664078806

#藏策##BL#君子协定HE

誓死扑倒军爷:

叶问水x李傲血(R18)

“傲血……”叶问水唇间一抹轻笑,“你输了。”

做工精细的玄色长靴踩在那人胸前,轻剑锋刃抵住那人颈项,叶问水居高临下地看李傲血,傲慢又矜贵,那架势就是在问“你小子服不服本少爷”。

李傲血瞪他:“再来。”长枪架在某少爷肩上,小狼狗一脸挑衅。

叶问水足下用力:“君子一言?”

李傲血嗤笑:“君子是你不是我。所以我可没答应过你什么。”

叶问水挑眉:“是吗?那你今天怎么那么乖地穿这一身来?”

李傲血“啧”了一声,很不客气道:“懒得束发。”

叶问水意味深长地看他一眼,然后把轻剑收起,再把踩在李傲血身上的金贵蹄子挪开,坐在一边就开始打坐。

李傲血愣了一会儿,打个滚就爬了起来:“叶问水你干嘛啊?!真不打了?”

小狼狗半蹲在某双眼紧闭纹丝不动的少爷面前,开始戳他痒痒肉。

叶问水岿然不动。

李傲血把长枪尖儿对着叶少爷细皮嫩肉的脖子。

叶问水依旧不理他。

李傲血捏叶少爷的白皙脸蛋。

叶问水毫无反应。

……这是吃准了他不会下重手啊!

李傲血炸毛了。

他半蹲着,无奈地捏着叶问水的下巴,对准那略显凉薄的唇亲了下去。

叶问水一睁眼,他立马就弹开:“满意了吧叶少爷。”

“不够。”叶问水眨眨眼,而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响叮当之势把李傲血扑倒在草丛里。

灵活的舌头霸道地钻进湿滑的口腔,把小狼狗的味道尝了个遍。

体温不断上升,亲吻逐渐向下方转移。

李傲血“艹”了一声:“你脑子能不能想点正常玩意儿?”

叶问水含糊道:“你在我身边就不能……”也没想让某只听清。

熟稔地剥去小狼狗身上的银甲,解开朱红色里衣,叶问水的动作比往常急躁很多,却还是有着独特的温柔。

双腿被分到不能更开,后方被粗暴地扩张,李傲血咬牙切齿:“你他娘几天没艹至于吗!”

两人没发展到这个程度之前,叶问水在他眼中就是高贵、清冷、傲慢的代名词,鬼知道所谓的西湖君子本性就是一匹超级大色狼!

叶问水把自己送了进去,然后长长舒出一口气,说不出的满足:“至于啊。”

李傲血身体绷紧,但还是努力适应着叶问水的入侵:“都进来了没?”

叶问水身体前压,李傲血的双腿被迫曲起,两人的结合处一清二楚地暴露在小狼狗眼皮子底下。

“自己看吧。”叶问水笑的居然有些宠溺。

“啊!!你娘亲的。”李傲血身体发软,“我看一次就觉得你那玩意儿大一次。”

叶问水腰身一用力:“那你喜欢吗……”

李傲血皱眉:“疼啊。你就不能给个痛快全进来吗?”

叶问水嘴角一翘,还真全送进去了。

“啊……啊…...”李傲血喘息道,“你慢点.......”

叶问水轻声道:“你喜欢的......喜欢我这么干你。”

顶端蓄意在某只的敏感点碾磨,引得小狼狗的叫声越来越低哑、越来越性感、越来越磨人。

李傲血手下无意识用力,叶问水白皙的背部留下了缠绵的痕迹。

野林深处,春色无边。

“大么?”不知过了多久,叶问水的唇蹭着某人汗湿的颈项,仍在不停进出,“舒服吗?”

李傲血脸色潮红,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道:“……汪?”

叶问水一愣,狠狠被戳中萌点。


“问水……”李傲血有些茫然,“你怎么……”

“……等会儿再来。”叶问水留在里面,撒娇一般地靠在李傲血肩头,难得有些羞恼,“都怪你。”


叶少爷一向言出必行,说是等会儿,就是等会儿。

李傲血跪趴在地上,十分懊悔答应了叶问水的君子协定。

叶问水从他身后进入,双手固定住他的腰,轻柔却火热的吻铺天盖地地落在李傲血背上,痒痒的,是落在心上的痒。


‘“你……你慢点……”李傲血被顶弄得神志模糊,“……(#‵′)靠!想艹死我是不是……”

“可不就是……我巴不得……”叶问水呢喃,“这样你就一辈子是我的了……”

李傲血轻哼:“你是我的才对。”

叶问水的声音又带上笑意,是一壶温酒向长空的洒脱:“对啊。我的【哔——】永远是你的。”

李傲血喘息中带着纵容的意味:“…..谅你也不敢……不然剁了你……”

“你舍不得的......”叶少爷在小狼狗屁股上拍了一下,“不然谁来满足你啊……”

“啊……嗯......”李傲血趁着叶问水动作慢下来道,“换我满足你不就好了?”他也憋闷过,为什么非要自己在下面被开疆拓土……

叶问水狠狠顶到最深:“叫相公。”

李傲血背着叶少爷邪气一笑:“娘子……”

叶问水揉捏着这条不羁的小狼犬的屁股,突然娇滴滴道:“相公。”

李傲血身体下意识绷紧,笑声断续:“哈……哈......你发什么神经?”

叶问水立马不怀好意道:“相公……奴家伺候的......可还满意?”

他缓缓拔出,又一下子送到底。

李傲血片刻失神:“叶问水……你给我……”

“好生伺候着……”叶少爷从善如流道,“遵命……我的将军……傲血……”

这次叶少爷没有大意失荆州,结结实实折腾了小狼狗很久。


休息一段时间后,叶少爷眼巴巴地盯着李傲血:“你答应的任驰骋……”

李傲血仰头望天:“太晚了。”

“带你回藏剑。”叶问水低头亲了亲他,然后细心地给他穿好,保证看不出异常之后把李傲血打横抱起。

“你就不能背我之类的吗?”李傲血捏他耳朵。

叶问水眨眼:“不能。”

李傲血懒得跟他争,干脆窝在叶问水怀里睡着了。


再次醒来的时候,李傲血发现叶问水少爷钻在自己怀里,两人一丝不挂躺床上。

叶问水的手脚都缠在他身上,察觉到动静后羽睫微颤,悠悠转醒。

“嗷呜?”叶少爷蹭了蹭李傲血,“傲血?”

“……你嗷呜个鬼啊。”

“给你洗过澡了……睡吧。”叶问水亲了他一口,脑袋放在小狼狗胸膛上就准备睡觉。

“还没那么晚。”李傲血挑眉,“你不是说我答应了什么吗?”

叶问水沉默了一会儿,眸中闪过恶作剧般的笑意:“我怕你吃不消。”

李傲血翻身把叶问水压在身下:“你说谁吃不消呢?”

叶问水垂眸,脸上泛起薄红:“你。”

李傲血(ˉ▽ ̄~) 切~~了一声:“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,叶少爷你觉得天策的体力还比不上你们藏剑?”

叶问水摸着李傲血的腰,眼中雾气氤氲,说不出的诱惑:“那你来啊,证明给少爷我看。”

后方因为某人在给小狼狗洗澡时体贴的清理而依旧呈现湿软状态,李傲血嘴角的笑怎么看怎么挑衅。他扶着叶问水的那地儿就坐了下去。

完全进入时叶问水发出满足的叹息,李傲血努力放松着接纳。

叶问水疑惑:“怎么不动了?”

李傲血低下头亲他:“别急啊问水……”

他挺起身来,两人嘴角津液未断,滴在叶问水白玉一般的肌肤上。

李傲血开始起伏起来,轻重得当,无师自通。

叶问水配合地向上顶弄,某小狼狗不乐意了:“啊……你就不能让我自己来?”

叶少爷坐起身来,双手举过头顶做投降状:“叶某败了。”

说完他搂住某只劲瘦有力的腰身,缠绵暧昧的吻落在肩颈上:“傲血你继续。”

李傲血哼了一声:“这还差不多……”

所谓任驰骋,果然极度销魂。

叶问水的手不规矩地揉弄着他家这只小狼犬弹性紧实的臀,大大方方地享受这极乐。

“傲血。”

“怎么?”

“我好爱你。”

李傲血舔了舔叶问水的唇:“我难道不是?”


君子协定。

若叶某胜,条件如下:

“学几声汪给少爷我听听。”

“跪着给我艹,嗯?”

“任驰骋,你懂吗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[髭膝]无字情书(7)

Θrphan

美术生髭切×模特儿膝丸。

那什么大家知道的,因为篇幅比较长,就分成两段了。已经看过6.5的朋友可以直接跳去part.2。


目录:123456

-

简书 part.1

简书 part.2

微博 part.1&part.2

-

断断续续写了两个月的时间,到目前为止,第七章已经达到1w4字的水平。加上之前写下的六章,两章加起来是2w2,深刻地感受到自己性癖的完蛋(捂脸

其实在我个人眼中,髭切特别像天蝎座的人,写完之后随便翻了下星座说明,感觉性格重合得有点出乎意料。倒是膝丸,之前猜他是金牛或者双鱼这些水系星座,但是事后再去看看,还是觉得他是个巨蟹男……又是天蝎和巨蟹,不要太安定好吗(爆笑(不懂梗的盆友随便百度一下“天蝎座”就明白了。

下章开始要重归日常了,很害怕自己掌握不好,但是会努力的,虽然前提是我不要坑ry

以下是彩蛋时间(?),其实是第八章的内容啦,大家随便看看就好w

 

手指小心扫开挡在紧闭的双眼前的浅色刘海,髭切忽然有些感叹,褪下厚重的戒备,被汗水与眼泪磨平了往日太过凌厉的棱角,在柔和灯光映衬下的膝丸看上去竟然年轻得难以置信。但髭切转头细想,其实膝丸本来也没比自己大几岁,却处处透露着与自己截然不同的顾虑与谨慎,还有一抹从社会场上打滚得来的孤立。方才还在房间浓郁不去的气味,现在已经淡了许多,即使疲倦不堪,膝丸熟睡后的呼吸就跟他本人一样,沉静得掀不起一点波澜。髭切撑着头,趴在膝丸侧边,饶有趣味地观察对方沉入酣眠的稀有景象,垂目细数他眼睫下颤动的阴影。

“你最好还是去洗一下哦,不然明天肚子出状况就只能一天躺在这里了。”髭切将头发拨弄到耳后,拍了拍膝丸的身子,作为一位上任不够两小时的恋人,他强忍一声笑开口提醒道,“虽然我是没什么关系的。”

应许膝丸平时极为浅眠,髭切话音刚落,他居然朦朦胧胧回应了几声意义不明的梦语,轻轻地翻了个身,却连五毫米的距离也难以爬动。膝丸的手指四处摸索着抓到了髭切放在身边的手,揉了几下,便把自己浅浅地插在髭切的指缝中。

“哎呀,这么快就学会撒娇了吗。真是叫人没有办法啊。”髭切愉快地望着缠住自己掌心的手指,抚摸了下正蜷在薄被底下的身躯,埋头轻啄膝丸光裸的耳朵。

“嘿哟,这下要怎么办才好?”他从被褥中抱起膝丸的上半身,膝丸的肌肤还残留着温存后温暖的触感,脑袋挨在他的肩膀上安静地甜睡。髭切眨眨眼,呢喃般自言自语道。

 

 

TBC

瓶底放大镜

小狗

翻出了板板

会不会天赋异禀突然能勾线了

答案当然是没有